当前位置: 首页 > 展览杂谈 > 展览纪实小说连载之《工程苦旅》 大结局

展览杂谈

展览纪实小说连载之《工程苦旅》 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4-02-13

037 鏖战展场

第三十七节 鏖战展场

一个月的艰苦奋战终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24号一大早上老徐便带了5辆车依次排在厂门口开始搬东西,开车司机们相貌狰狞不是肥头大耳就是面似李逵,而且把收音机开得震天响,估计这些家伙是离家接太久思乡心切里面传来的居然是很多年前的《流浪歌》:“春季流浪的人归来,桃花它满山开.不知当年的小阿妹,她还在不在,朵朵桃花为谁开,让人费疑猜,让人费疑猜……”直听得人肝肠寸断!

我与老秦分头行动,他在厂内负责装车发车,我则带人去展馆协调进馆事宜。

老徐这家伙虽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但是开头就出了个大麻烦:车子因为超长、超宽、超高刚走出厂不远就被交通警察拦截下来了,急得我们像热锅上的蚂蚁电话打个不停,好不容易等到车子到馆,他解释说是一次性给了一车的罚款底下就不用再麻烦了。兵贵神速我赶紧安排工人往展馆里面搬东西,工人们边搬边骂这个破展馆怎么修成这样,门不像门窗不像窗进个主体比进宫还难,稍微长点儿的东西还得好几个人小心翼翼地拐弯抹角地往里面转运;进了展馆又骂——我们的展厅底下原本是厚厚的高级地毯,现在铺了九厘板、地毯,走上去东倒西歪的像踩了西瓜皮……

好不容易折腾到晚上十一点多才把三十多车主体运进展馆摆到展位,工人们搬累了也骂累了便狼吞虎咽吃了盒饭回宾馆休息。

第二天早上我们到展馆一看着实吓了一跳:广场外面人山人海车流如织,昨天还空荡荡的展馆外面已经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主体,我和老秦暗笑幸亏昨天提前进场,要不然搞下去非要出大问题不可。

熬到这天了工人们都憋足了劲儿,所以一进馆便按照事先的计划,三个一队五个一群各自开工,每人一把充电钻、一包黑螺丝,半天的时间几个主体就立了起来;而上海那批工人的速度更快,小许带着阿德两个人负责两个摊位,大的主体需要人协助的时候便吆喝一声让周围的人去帮忙,剩下的螺丝、配件等等他自己就搞定了;吃午饭的时候我和老秦四处检查了一下,除了一楼大厅和二楼大厅的两个展位还没动,一楼主厅的二十多个摊位基本上都在开始搭建了。老秦笑眯眯地冲我说咱的速度可以吧?你还担心人手不够,按照这种情况咱们三天就做完了。

负责美工的老张和负责电料的老齐也将各自的物料运进了展馆,老张还是瘦削的身子眯缝的眼,面部骨头更突出所以人显得更憔悴;老齐依旧黑着半边脸但是眼睛却更明亮透彻有神了;见了面客套一翻下来说来年到成都好好喝酒,老秦笑着跟我讨赏“老齐啊,你可得请王盛,人家去年帮了你的忙,把东西给你发上海,这顿酒我老秦可是帮王盛记着呢……”

“特娘西皮你直接说你想喝不就得了”……老齐小眼一瞪狠抽了一口烟沙哑着嗓子道“王盛呢我是肯定请,至于你老秦嘛,考虑考虑!还是请你干点儿别的事情,运动运动”“哈哈哈……”一群人狂笑起来。

正当我和老秦松一口气的时候,各种问题陆陆续续地出来了:

1. 有四个展位共用一个背景墙,但是有一个展位的门横梁尺寸有些偏差;

2. SD展位的背部骨架居然少焊了一格,造成磨砂有机片安装出来以后接缝不一致;

3. 无影灯系列展位槽钢骨架的搭建人手不够;

4. 老齐的美工贴字的时候把基层阳光板放反了;

5. 二楼那个展位的物料和主体我们头一天搬到一楼了,现在要重新搬出去上二楼,展馆又不放行;

6. 展馆很强硬的说YL展位要整体移动或者切掉一部分,因为消防通不过;又说JZ展位的最高处正好与展馆原有的长方形等离子擦边,要求我们整体降低……

7. ……………………………………

这下可乱了套了,谭总和华总冲展馆的协调人员骂骂咧咧“你们这是什么鸟地方,展位平面图是你们自己画的,尺寸是你们自己量的,位置也是你们安排的,我们完全是按照你们的意思做的,你们做事情也太不负责了……”,直到把展馆的负责人骂出来,最后“友好协商”的结果是我们让步,按展馆说的做。

谭总和华总骂完展馆的人又想来骂我和老秦:“特娘西皮老秦啊你们是怎么搞的啊?出这么多问题,还不抓紧去搞……”

“老子不搞了……”老秦装得很生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把他们的话顶了回去“我们是按图施工的,现在出问题了要改,那怎么行呢?我这边还有好多问题要解决的嘛……”。

说着说着我们几个都笑了起来,谭总笑嘻嘻地赶紧让步“行了行了去解决那些问题吧我也不骂你了,做完咱们好去娱乐娱乐……”说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于是我跟老秦赶紧重新把工人分组,搬运的搬运、改尺寸的改尺寸、调整展位的调整展位……

华总一吃过午饭便撵着老秦,跟个催命鬼似的尖着嗓子叽里哇啦喊东喊西“老秦啊,时间得抓紧啊,怎么还有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啊?我看晚上得加班……”把老秦喊得头晕脑胀,只好叫我临时顶着他跑到厕所里去抽烟,然后开车出去买东西……

最后华总把我也喊晕了干脆给他玩儿了个“消失”,一会儿跑到二楼、一会儿跑到展团正厅、一会儿跑到一楼正厅,把他也晃了个头晕脑胀,谭总在门口看着我像个猴儿似的上蹿下跳对我深表同情,笑着说你趁着没被骂晕赶紧跑吧,等忙完了就好了……

到下午5点多的时候,华总估计是跑累了喊累了也折腾够了,便一声不吭傻着眼儿坐在门口等我和老秦,我们回来的时候这些问题终于解决了一大部分,剩下的问题我们想等第二天再解决,但是老秦说看在华总尖嗓门儿已经喊成粗嗓门儿的份儿上就加班到晚上12点吧,反正早晚都要做。

晚上吃完饭安排好加班的事情我和老秦终于得以轻松一会儿,便各自换了布鞋跑到各个馆去看其他展位的搭建情况,半道儿遇到几个北京上海的同行,大家彼此“猩猩惜猩猩”地相互打量着,都说“展览催人老”几月不见一个个都累得皮包骨了;另外有个哥们儿的客户被组委会拦在外面不让进,因为他们没按规定找指定搭建商做,现在只有搭了几个标摊草草了事。

038 金婚十年

第三十八节 金婚十年

经过五天的奋力拼搏,轩辕厅展团、一楼大厅和二楼大厅的零散展位终于布展完毕,开展这天老秦和谭总和华总在各个展位上转了转,然后相约去“金山楼”庆祝一下,我则把所有特装展位的图片拍了拍。

到了中午十点半的时候,展馆门口已经围了七八个人,老秦、谭总、华总、王姐、老张、老齐……谭总自告奋勇要亲自开车带大家,老秦拗不过他只好“咬牙切齿”地将车钥匙给他,然后像个教官似的坐在副驾室里。谭总的驾驶技术实在有些菜,磕磕碰碰停停歇歇,还常常熄火,所以一路上就尽听见老秦的训斥声和叫骂声“加油、换档……”“刹车……特娘西皮怎么笨得跟王盛一样啊?驴……”“开车接什么电话?挂了挂了……”搞得一车人心惊胆战又爆笑如雷。好不容易到了“金山楼”停车的时候居然又熄了一次火,谭总满头大汗的下车说了一句儿“老秦啊,还是你来把车停好吧……”

金山楼是个三层高的三星级商务酒楼,进了门儿一看确实有些与众不同:服务员一色的海军蓝服装、配上空姐的帽子,浅蓝的眼影、淡红的唇彩加上洁白的牙齿,可算得上是明眸皓齿了。招呼客人、上座、倒茶、递菜单普通话标准嗓音甜美。华总边喝茶边夸老秦“好地方,真是好地方,难怪你一直念念不忘……”然后接过服务员递上的菜单开始点菜、点酒、点水。

“老秦,烟拿出来抽……”谭总摸了半天摸出来一个空烟盒便笑着冲老秦嚷,老秦摇头笑道“吃老子的,喝酒老子的,从去年到现在连烟都不买一包了……”然后甩过来一包烟。谭总开了递给大家“我这是帮你,知道不?不能让大家空坐着,借花献佛,来来来……”

“你那批工人都回成都了?”谭总喝了口茶问道。我点上烟“是啊,昨天晚上就把票发给他们了,今天早上走的,出来快一个月了,他们也急着回去,留了两个在这边帮着拆展”

“恩,那过几天你跟我们一起去上海看看吧”华总点完菜喝着茶笑道“到时候让老秦带着你转转大上海,也去上海的几个展馆看看,正好我们那边这段时间也有不少会议……”

“我们商量好了”老秦笑着道“拆完展我们一起去,正好他也要去拜访几个朋友”

“老板,你们的菜好了,这是第一道——我们酒店的特色菜”跟桌服务员笑盈盈地将一个透明的大玻璃缸放在桌子中央,里面放着水青色的‘餐植’,还有一些类似于枫叶的棕黄色带锯齿的叶子,另外一些不知名的狗尾巴草一样的植物,服务员再将孜然香料、细盐、味精、麻油、白醋、糖、白胡椒粉……撒到里面,然后很优雅的一摊右手给我们介绍“韩国拌菜,美容养颜,提神醒脑,各位请慢用……”。

第二道 “清蒸鲤鱼”上来以后服务员很有技巧地将鱼头转向华总“火车跑得快,全靠头来带,领导剪个彩,开瓶好运来,我代表酒店敬领导一杯,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说着给华总和自己倒了杯红酒,华总赶紧笑眯眯地站起来接了酒杯一口喝掉,服务员捂着嘴轻笑了一声赶紧说道“屁股一抬,喝酒重来,您这杯不算……”然后接过酒杯又满上了一杯……这满桌可热闹开了,大家跟着瞎起哄“屁股一抬,喝酒重来、屁股一抬,喝酒重来……”

接着大家便放开了吃放开了喝,一洗多日来的疲倦、辛劳……

韩国拌菜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又有着孜然的怪淡、胡椒的刺激;清蒸鲤鱼肉鲜皮滑,再衬着八成熟葱白的嫩甜,真是人间美味;雪衣圣女(白糖小番茄)酸中带甜、青龙卧雪(白糖黄瓜)脆嫩自然、黄金炸虾外脆内酥……老秦心满意足的看着大家,低声对我道“不错吧这个地方?环境好、服务好、质量好、价格又不贵……嘿嘿,咱们做展览的一辈子什么也落着,就是有一个好处:跑遍全国,吃遍全国,郑州这个鸟地方除了金手指我也就喜欢这儿了……”

“老秦啊,你们两个在叽里咕噜说什么啊?”谭总红着脸大着舌头凑了过来“今年是咱们合作的第十个年头吧?十年了啊,算得上是‘金婚’了吧?啊?……”然后端起酒杯摇晃着站起来“来,大家都站起来,为了这十年,为了这次顺利完成任务……干了……”

“屁股一抬,喝酒重来……”华总在旁边尖着嗓子笑道。

“去,什么算不算的”谭总一摆左手打断华总,然后冲我做了个站起来的手势“王盛啊,来来来,去年今年你们都辛苦,明年还会更辛苦,这杯酒我先敬上了……”

“哪里哪里”我赶紧站起来拦着他“要说这酒该敬秦总,真的,来郑州这一个月,他是最辛苦的,我是来学习的,他算得上我的老师了,所以这杯酒咱们一起吧……”

“一起吧一起吧”老秦酒量不大不小但是身体要紧,所以也站起来跟大家一起碰了杯圆了场。

“累啊,真累……”谭总砸吧砸吧嘴,叹气道“展览这个行业真的是太累了,也越来越难做了。你看看在座的……”他指着大家说道“哪个不是熬更受夜面黄肌瘦的,国庆、中秋这些时间我们都他娘的在公司呆着,又是改图又是跟客户谈合同,你和老秦还有那些工人也是跑到外面忙……我们这个展还好些,像其他的展会,有一个公式来着:1000个邮件+100个电话=1个客户,很多展会招商不好招、招展不好招,你办得不好的话根本没有人参加,展览公司去联系客户也是拼稿子、比价格、比回扣……有的时候一个客户几十家展览公司去抢,搞得大家都没得赚,最后客户还这里扣一点那里扣一点……唉~”

我看了看现场的人,确实是有点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估计我这胡子一留也好不到哪里去。

老秦也笑道“我老秦跟集团公司打了十多年交道了,这几年下来除了一些废料基本上没赚到什么钱,但是不做吧又不行,你不做有人做,等到时机成熟了还是转一下吧……”

“来来来,合作十周年咱们不说这些丧气话,喝……”老张苦着脸冲大家举杯……

039 晨曦微现

第三十九节 晨曦微现

11月4日,撤展,我让老严带了郑州的工人把所有的主墙体都拉回厂里去,能用的下次再用;然后跟上海的朋友通了电话说我快要动身去上海,到了上海先住老秦那边到时候电话联系……

11月5日凌晨5点多钟,老秦、唐总、小雨和我一行四人便早早起床,因为要赶着回上海接车。

从航海路出发、穿越紫荆山路、横跨东西大街,一进107国道,老秦便连进二、三、四、五档把车速提至120码,窗外暮色朦胧,雾影婆娑,一个多月的郑州生活随着车轮渐渐远去……

当车驶上高速路,迎着天际微现的晨曦,耳畔隐约响起刘欢豪迈雄壮的歌声:

………………………………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博激流;

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显身手;

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

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

虽然我已不再年少,而且未必“风流”,但是每每听到这首歌曲还是会忍不住热血澎湃—— “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让我们一起携手在峥嵘岁月的年轮上风霜雪雨博激流……

040 迎风踏雪

第四十节 迎风踏雪,四季如歌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

十余年的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但对于我们,这十余年却如金子般弥足珍贵。因为这十余年,锩刻了我们历尽苦难、痴心不改的峥嵘岁月,记录了我们风霜雪雨博激流的奋斗历程,更见证了我们用热血和心智铸就金色盾牌的创业艰辛……

从最初单枪匹马的散兵游勇、十余平方的小小作坊,到今天拥有的千余平方米制作工厂、数支加工制作队伍,在事业的道路上,我们在充满希望与幻想的春天辛勤耕耘,在骄阳似火、暴雨倾盆的酷暑耐心守侯,在金色的秋风中体会收获的欣喜,在万籁寂静的冬夜无声蜕变……我们有过大显身手、踌踌满志,有过一筹莫展、身陷绝境,甚至一度四面楚歌……但更多的是我们对事业的坚持,对目标的坚持,以及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毅力和恒心。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当晨曦的钟声敲响,天边的黑夜揭开最后一道帷幕,我们知道,沿着岁月的年轮,迎着耀眼的朝阳,我们将翻开公司发展史上崭新的一页。

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们将一如既往坚持“扎根大地,奋勇拼搏”的青松精神,用我们的双手和勤奋,去谱写出更加美妙动人的旋律!

因为我们深知,只要迎风踏雪,自会四季如歌!

完!

展览人生三部曲之《工程苦旅》

谨以此书献给展览行业的所有同仁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