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展览杂谈 > 展览纪实小说连载之《工程苦旅》 七

展览杂谈

展览纪实小说连载之《工程苦旅》 七

发布时间:2014-02-13

033 播撒快乐

集团公司的展位有几个造型是用弹力布做的,老秦真是省到家了连弹力布都是从上海带过去的。

这天造型的骨架焊好了老秦就跟我一起拿着弹力布去缝纫店让人按尺寸缝布筒子。缝纫店在一个小居民区的二楼,门口比较小老秦勉强能进去我因为个子小所以出入轻松自由,便笑话老秦说长那么高有什么用啊又不是搞展位越高越好。老秦说我这是吃不着普通说葡萄酸不敢面对现实。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二楼一看四五个裁缝全是女的,其中一个女孩儿二十来岁,圆润的瓜子脸衬着长长睫毛,双眼皮儿大眼睛十分漂亮长得有些像朱茵,她正在做婚纱模型。老秦一看来了兴致,操着半洋不土的‘上海四川郑州普通话’跟他们打招呼“各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有点事情麻烦你们……”

几个裁缝一听也乐了“这是哪儿人啊怎么说话这个味儿啊?”

“我师傅、老板,中俄混血儿”我边笑边放下包,然后把蓝色的弹力布和画好的图纸递给老板娘“帮我们赶几个筒子吧,就按这个尺寸和数量,25号用”。

“这个不好弄吧”老板娘一看布料和图纸就傻了眼儿,那图纸是老秦自己画的,是梯形的,需要按图裁好料再缝起来,稍微不注意的话就容易出错。

“哪,我来示范给你们看”老秦二话不说找了米尺剪刀,把布往地上一铺把鞋一脱开始教老板娘怎么画线裁剪“这个布只1.55米的,咱们这个布筒子下料是上大下小,一正一反一上一下尺寸加起来正好……”边说边三下五去二画完线然后用剪刀咔嚓咔嚓就把布筒子的料剪好了,一群围观的人啧啧称赞纷纷问我老秦是干什么的。“他啊?我师傅,厉害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三百六十行行行闯荡……”我对老秦的佩服简直也有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了“现在是做展览的”

交代好这些老秦一副踌躇满志大功告成胸有成竹的样子笑眯眯地看着老板娘说你们先缝一个我拿回去看看,然后晃悠着身体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踱到了那个长得像朱茵的女孩儿身边,她正在用刀削竹片,竹片是用来给婚纱支撑下摆的。可能是经验不够好几次都差点儿削到手。老秦看了便招呼那女孩儿“不对,你这种削法很危险而且很慢,应该是这样削才对……”说完接过竹条和美工刀示范给她看“距离要远,力量要均匀,最关键的是不能坐着削,容易伤到手……”女孩儿笑盈盈地看着老秦一副敬佩的样子。

“真是个能人……”缝纫店里唧唧喳喳地赞美开了“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怎么什么都能干?”

“展览啊”老秦削好竹片递给女孩儿,然后把胸前的医疗展的证件给大家看“哪,过几天在你们郑东新区有个国际性的展会,也就是全国医疗展,我们这个布就是里面一个展位的,到时候开展了你们可以去看看嘛!给家里人买点儿什么按摩器啊健身器的,很便宜的,比外面的便宜不少呢……”

正说着呢老板娘把布筒子缝好了,递给老秦“老板,你看是不是这个样子啊?”

“不要叫我老板,叫我老秦就行了,秦始皇的秦”老秦接过布筒子比了比“恩,不错,我们拿回去先试试,晚上再过来一趟,如果尺寸差不多的话就这样做了……”想了想他又说着“对了看你们什么时候出去买东西了,帮我们买些白线回来,穿筒子用的,缝的时候这里不是有个穿线的地方吗?我们到时候好固定在铁架上,做起来又快又好看……”说着他示范给老板娘怎么折布。

“正好她一会儿要出去买东西呢,顺带帮着买了吧”老板娘指了指那个削竹片的女孩儿“她也是来我们这里做东西的呢,大学生,学服装设计的……”

“是吗?我说呢怎么一看就有种与众不同大方得体的气质,原来是大学生啊?”我把买线的钱递给她一边说着恭维话把女孩儿弄了个大红脸。然后又假装专家似的说“你这个发型最好是稍微调整一下,留海太低了整个人显得有些不是太精神,把本来气势给遮盖了;另外着装方面最好也搭配一下,衣服的色彩可以试试紫色;大学生虽然不宜浓妆艳抹,但是稍微在脸上抹点粉、扫点眼影、再涂上浅浅的淡紫色口红,哇……那简直就是……完美无暇了……”

我这番自己都不信的话吹得老秦都忍不住摇头暗骂我说“特娘西皮,小姑娘都快被你忽悠瘸了……”

“哈哈,你们师徒俩还真是绝配,个个这么能说会道的,看来你们这个行业很吸引人啊,看把咱们这位大学生给说得一副神往的样子……”老板娘和周围的几个裁缝大笑起来。

“我们是做展览的,走到哪里乐到哪里,两年后可能还要来呢,到时候再找你们好好聊”老秦也跟着笑了起来“那今天就这样吧,我们先回去了,这几天你们可就辛苦了,记住时间是25号……”

“下次我给大家一人带杯咖啡奶茶,我师傅请客”我借花献佛地冲她们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老秦从前面扭脸朝我脑门儿上一巴掌“你小子就知道借花献佛,花老子的钱买自己的面子,哎……”

“哪儿有啊?我这不是跟她们明说了么?你请客,哈哈……”我推着他走下楼去。

“真的,咱们做事情就是这样,赚钱多少是一回事,最主要是大家开开开心心把事情做好,是吧?”出了门老秦甩给我一根烟“你也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咱们才能成为忘年交,开心就好……”

“这叫什么来着?缘分!”我也笑起来。心说可不是么,我与老秦认识这么久,他到哪里都是一片欢声笑语,让与他合作的人感觉比较舒服,没有那种纯粹的生意气氛在里面,这可能就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

隔天我们去看布的时候那个女孩儿居然真的抹了润肤霜、扫了青黛眼影、涂了浅紫嘴唇……整个人马上焕发出一种模特般的迷人气质。老板娘直夸我们慧眼识宝几句儿话就使这个女孩子的形象大大提升,为感谢我们还特地给我们打了八折,我心说鬼扯居然也能扯到点子上去看来我做展览还真有些屈才……

快乐,原来就是这么简单!

034 如此焊将

小雨是这次布展的主力“焊将”,集团公司的整体展位和无影灯系列展位的主体骨架都要用槽钢加工成造型,用来悬挂各个厂家的无影灯系统;而使用的料全部是老秦从上海带过来的旧料,所以需要提前处理那些旧料的痕迹,该接的接该切的切该打磨的打磨。

我心说老秦这家伙真是精,这么多旧料可是省了不少银子呢,但是这么多东西安排一个焊工怎么够?即使是提前来修改和弥补旧料也得花不少时间,所以这天晚上我便跟老秦商量这个问题,建议是不是再安排人手来协助小雨,要不然到时候火烧眉毛的话就不好办了。

老秦也叹了口气说这倒是个问题,说着说着埋怨起我来“你小子不是说让老彭来帮着焊么?这下好了,老彭要安排工程进度,特娘西皮……”

“哈哈,算我不对行了吧?”我笑道“不用急,大不了我让大象过来帮着焊,反正这几天他不忙”

“不好吧?当时咱们说过给他几个单子做的,现在叫他不合适。”老秦说道“要不这样吧,这几天有个家伙老是在我们这边转来转去的,好像是想找工作,明天我问问”。

大象就是上次做麻醉展的那个家伙,当时本来计划找一部分本地人来做这次的医疗展,结果看完麻醉展、门窗展和房交会我和老秦觉得还是不要冒这个险的好:要价高做工还不好。

第二天果然见一个贼眉鼠眼的尖下巴在小雨身边转来转去东看西看,一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姿势在小雨面前指手画脚,嘴里操着标准的郑州方言说这个该怎么焊怎么焊自己是多少年的老技术工了……看得我心里直起疙瘩心说怎么到处都能遇到这种自以为是毫不谦虚的人,看他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衣衫倒还是干净,不过梳着三八比例的偏分,一张猴尖但并不瘦削的脸上依次成列着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

小雨闷着脑袋焊自己的不理他,老秦上前去问那个家伙“我说师傅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我?嘿嘿……没事儿,玩儿玩儿”尖下巴站起来递给老秦一只烟“是这样的老板,我是旁边那个工厂的技术工人,最近单位效益不太好倒闭了,所以我就没啥事儿做,听老寇说咱们在这边做东西,就顺便过来看看”他说话倒是抑扬顿挫但是比较做作,技术工人、老寇、顺便、看看……这些关键字语气说得特别重,我心说几十岁的人了玩儿玩儿?再玩儿几年就进土了都。

这时寇老头儿龇着满口的黄牙走到老秦跟前“秦老板,我跟你商量个事儿”

边说话他脸上的肉和稀松的眼泡一颤一颤的,指着尖下巴道“这是俺家一个远方亲戚,这几天那边倒闭了,你看你们这边需不需要人手,干啥都行,钱给多给少无所谓……”我看在眼里骂在心里恨不得冲上去把他的门牙打到肚子里去,心说这个老不死的,今天要求这个明天要求那个,现在又开起职介所来了。

“那么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啊?”老秦没理寇老头儿一本正经地问那个尖下巴。

“以前我啥都干过” 尖下巴如数家珍起来“木工、油漆工、尤其是焊工……”然后指着小雨焊的东西开始夸夸其谈“像这种东西我不是吹的,根本不能这样焊,以前在俺们厂这些东西那简单得很……你要不信我焊给你看看……”说着竟要去抢小雨的焊枪现场示范。我心说得,又来一个什么都会的高手。

“行了行了上班时间不要耽误人家干活儿”老秦面无表情地制止了他“那么老寇啊,这个事情嘛我得请示我们领导才行,这样吧,我下午就问一下,明天咱们再说,好吧?”

“其实秦老板我不是来找活干的”尖下巴恬不知耻的为自己狡辩“我只是看这小孩儿焊得不是太好,来纠正他一下,我要找活的话就得找那种长期性的工作,知道吧?……”老寇在旁边制止他不要再说了,然后皮笑肉不笑地对老秦说道“那行啊,秦老板就费心了,明儿我让他收拾收拾过来先试试,你们看看他干活中不中,要是中的话其他的咱们再说……”然后阴着脸带上尖下巴走了。

我在旁边郁闷地站着恨不得一拳头将尖下巴的下巴打成圆下巴再将这个老头子丢去喂狗。

“特娘西皮这个老东西……”老秦气得狠狠地骂了一句儿“上脸了吧?得寸进尺了吧?我操他大爷的……亏得咱们还请他吃饭、送他月饼、送他香烟、给他钱,越来越过分了……”

“我一早就跟你说了”王姐围着腰布气愤的说道“这个老家伙可恶的很,不能对他心慈手软的。你们两个大男人的还忍气吞声的,现在好了吧?爬到你头上来了!我估计前几天税务局来查咱们就是这老东西搞的鬼……,害得咱们白白花了那么多钱!老子走的时候要爆打他一顿才行”她的火暴脾气又上来了。

她说的税务局来查是前几天的事情,当时几个穿制服的人不知道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说什么我们异地营业没有给当地政府交税,要罚款,要停封;后来好不容易给了些钱了事。想起这茬儿老秦也是气,说跑了全国那么多城市就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到郑州这个破地方来就是这里问题那里问题。

我想想也是,倒不是说对这边的人有什么成见,确实是到这边以后很多事情都遇到不少麻烦:

去定个不锈钢架子,老板估计是嫌单子小过了三天都没给我们预算,而且还把老秦画的唯一的一套图纸弄丢了;

找搬家公司的时候人家居然不愿意上门看货,我们那可是几十车的东西,他们居然连合同都不想签,说需要的时候直接打个电话就行了,万一中间出现点闪失那我们就只有哭天抢地的份儿了;

租等离子的时候有个家伙价格还没定好就拿了合同想签,我们没同意居然马上就翻脸了,还说什么下次要的话自己过去拿他们没时间;

我去定玻璃的时候钱也给了、单子也开了,过了很久老板娘居然打电话说这东西不好做要赔本让我们另外想办法;

连拉火三轮儿的也是落地起价,事先说好的价格到了地方又要涨钱……

“咱们呢也不要急,就剩下这几天了,也正好少人手,就让他来吧,算雇个杂工,明天你跟他说去”老秦想了想无奈地对我说道“工资嘛就按60块钱一天给他开,愿做就做!免得那个死老头子搞破坏……”

第二天那个家伙就换了身破烂的油乎乎的行头腆着脸开始上班了,我跟他谈完他还不愿意,说什么他要找就想找个长期的固定的工作,以前都在厂里上习惯班了。

寇老头儿眼尖见我和老秦有些不爽,便在中间当和事老“行了行了老板让你干几天就干几天吧,这已经不错了,从今儿开始就先上着吧,老板看得起你再说别的!”

“那你看我能不能在厂里住?另外午饭是不是跟大伙儿一起吃?”尖下巴得寸进尺。

“那不行,饭嘛你自己想办法吃,睡觉呢也自己想办法睡”老秦直摇头“我们这里的饭不合你的胃口,我们这边的临时宿舍睡起来也不好受,所以呢,这两个问题呢你就自己想办法吧”

“那……”尖下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寇老头儿推着他往小雨那边去“行了行了老板让你干就不错了……”老秦斜着眼儿看了看小雨然后说道“小雨啊,有什么事情你就让他做,时间呢你自己把握着,我跟王盛出去办点事情……”。我估计他是和我一样再也不想看到这两张嘴脸。

“老板,你帮我买副眼镜儿和手套来吧,焊东西伤眼睛得很……”尖下巴冲我们嚷嚷。

“这个鸟人,真是……唉,死要面子,又一点不知道谦虚、要求又多……”坐上车老秦气呼呼地骂道“老子真是倒霉,怎么这个地方的人都是这个样子……!”

“就当做善事儿吧”我苦笑着“主要是那个死老头儿太得寸进尺了。”

“什么死老头子!”老秦忿忿说道“这个地方的人都是这样,自私、不守信用、办事靠不住、好吹牛……,你比如说这个家伙,咱们倒不是说多少钱的问题,就他那样根本不是干活儿的料……”

一路骂骂咧咧地去骂骂咧咧地回来,等我们买完材料和工具回来,只看到小雨自己在焊接架子,一个人搬、一个人切、一个人焊,尖下巴居然坐在旁边抽烟,我心里火一下起来了“你干啥呢这是?不知道伸个手帮着挪一下钢管儿?帮着递递东西?小雨你先停停……”

“焊累了抽根儿烟……”尖下巴厚着脸皮嬉皮笑脸地站起来扔掉烟头。

“……好好好,给,你的眼镜儿、手套”我气极而笑,顺手把眼镜儿和手套递给他,心说要不是租你们的场地老子用你才怪,你这种人活该饿死街头。

“谢谢老板” 尖下巴接过东西开始装模作样指导起小雨来“我说小雨,这个东西应该这样……”

“……”老秦长着脸冲我苦笑“算了算了随他去吧……”

中午下班的时候尖下巴自己拿了个破碗过来,在桌上盛了饭菜一溜烟儿跑到旁边一个小二层上面去了,下午我上去看了看,叹道这个人还真有点可怜:就睡在一个小破房间里面,然后回去便跟老秦说了这个情况,让他每天吃住都在我们这边,就当是行善积德吧。

035 深秋守夜

进场前的第四天老秦说谭总和华总要来了,我们便连夜检查了一下所以图纸和已经做好的主体,看看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完成,然后又仔细核对了进场所需要的物料单和准备情况,什么等离子啊、运输车辆啊、植物、鲜花、饮水机、洽谈桌椅、玻璃台面……等等,发现问题就马上安排下去,一直折腾到晚上10点多钟才放下心来。

这两天寇老头儿的脸色越来越沉,估计是看着我们快要出厂了想最后再从我们身上再搞点好处。我跟老秦商量着还是夜里坐在车里守着算了,过两天就要出厂万一少个什么东西可就麻烦了。

老秦琢磨着也是这个道理,展览这个东西就是短、平、快,现场少一点东西都可能导致整个展位的安装工作无法开展。所以就决定晚上我们轮流守夜。我跟王姐商量说老秦上年纪了还是休息着吧,由我跟阿德守着就行了,往后几天大家都辛苦着呢,重要任务还得由老秦来抗。

老秦便买了几包烟几瓶水放车上,以防夜长梦多还特意让我们把相机也带上好逮他个措手不及。

守夜在展览行业是常事,隔三岔五的总会遇到那么一次;有的时候进馆时间没对或者手续没办下来,要么就是老天作对下雨刮风影响运输时间,再或者保安欠扁死活不放行,在这种情况下都得认命的守着。

幸亏这天晚上是坐到车里,要不然这北方秋天的晚上温度之低足以把人冻个半死。

要说大晚上的坐在车里还真有点儿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阿德自己拿了被子棉絮把身子捂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又找了本小说在车灯底下啃,我百无聊赖便打开收音机听电台的节目,换一个是男性健不健康,又换一个是女性健不健康,再换一个是变性人健不健康……听到我都有点不健康了;阿德则放下书在旁边狂笑了起来“牛,不是一般的牛,别换了再换下去我晚上非失眠不可……”然后点了只烟继续啃他的《百年孤独》,这时我倒真希望那老头儿能梦游出来偷点什么东西好让我们逮着爆打一顿以解郁闷。

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在农村,晚上吃饱了没事儿又不想写作业干,就经常三个一群五个一堆抗着烧火棍扮孙悟空,或者是举着耕地用的耙子装猪八戒,再或者就是跟着守果林的大人躲在茅屋里真枪实弹胆战心惊地瞪大眼睛观察周围有什么风吹草动,那种抓贼的心情比做贼还害怕……

036 再来五个

第三十六节 再来五个

好在这一夜没有风吹草动,第二天早上老秦一打开车门儿差点儿晕过去:满车的烟味儿。然后笑骂往后再也不让我们在他的车上抽烟,阿德赶紧承认说是他一个人抽的王盛哥没抽。

“快起来吃饭,吃完饭咱们分头去办几个事情”老秦递给我们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咖啡奶茶和鸡蛋饼:“还有5套图纸你一会儿去收一下打出来安排做,我得去定些钢料”然后自顾走了。

我赶紧下车往宾馆跑去,因为这帮家伙这两天见没什么事情可做都有些懈怠了,估计这会儿还没起床呢,5套图纸只有4天了,不抓紧点儿还真会耽误事情的。

工人们倒是起来了,不过都在乌烟瘴气的屋里看电视或者打扑克,见我回来便纷纷凑上来“今天能不能出去玩儿啊?带我们出去转转,怎么说也来了郑州一趟总得留个纪念吧”“是啊是啊,我们还打算去少林寺呢”“哪里有好吃的地方啊?”“……”

“停停停停”我气喘吁吁地说道“马上去厂那边把场地整理出来,还有5个摊位没动呢!”

“啊?还有5个啊?”工人们一下泄气了“还以为能休息几天呢”

“那赶紧走吧”老彭老刘站起来把烟草递到各人手上“抽烟的赶紧抽、吃草的赶紧吃,等图纸出来再鼓把劲……!”我见他们动手收拾东西便赶紧出门儿……

刚出门儿接到上海那边的电话让我去收图,我边挂电话边骂让你们早些把图传过来你们不急,现在可好,催我们了,尽是些催命鬼!不过想想十个展览九个急心理算是平衡了一些;找了一圈儿居然没找着打印店,只好跑到黄河科技大学的打印店去收东西。

打印店是两个小姑娘在看店,一看我打印那么多彩图竟傻乎乎问我是哪个专业的。我胡乱答着是“催命专业”的她们居然哦了一声,我转身找镜子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还那么“学生味儿”结果没找着不过还是美滋滋的心说看来我这胡子算是刮对了,老秦老是说我留上胡子看上去八十刮掉胡子看起来就是十八了。

等图纸打出来我一看心说黑皮奶奶幸好展位都不大不复杂,四天做这五个小摊位没问题:JB18平方、SD36平方、JZ27平方、YL36平方、KP36平方,除了SD需要钢结构作背部骨架,其他的四个展位全部是木结构基层防火板面料。

回到厂里工人们已经把场地清空工具准备妥当,草草吃罢午饭便开始过图、过尺寸、过材料,又照着现场平面图跟上海那边重新核对了一下展位的走向和线路、灯具的位置,再将库房没有的需要购买的材料通知给老秦,这才安排工人分组开始制作;我则手画了个SD展位的背部骨架图拿到街上的铺面去焊接:横四格竖九格厚0.25米的方管钢架。

等我手头的事情安排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回来遇到老秦正吭吭哧哧从车上搬下来一堆破铜烂铁,后面那辆车上装的是防火板和胶水;我一看那些铁全是1厘米厚的成形钢板造型,是用来连接槽钢骨架的。不由暗暗佩服老秦,这几十块儿造型不一的连接板是他根据放样的槽钢骨架用木板做好模具、钻好孔、再拿到铁件部去加工好的,是无影灯系列展位骨架的核心和关键配料,展位可以做得稍微差点儿,但是安全是最重要的,那些做手术用的无影灯每个都有一头肥猪那么重!

看着新到的五套图纸已经安排下了老秦甚是满意,笑眯眯地夸道“不错,有进步,明年到成都老子就去一个光人,让你也像我这样累一累,嘿嘿……”不过还是不放心又把所有的图纸过了一下。

约了大众公司的老徐过来签合同,这家伙倒是爽快,价格谈定拍着胸脯说放心,超长、超宽、超高、超极限都算他的,拉完到现场再付运输费,老秦笑说总算遇到个爽快实在的人了。

23号早上谭总和华总如约而至,满场转悠下来,除了对老秦使用太多旧料嗤之以鼻外其他的倒没说什么,转完华总色眼蒙胧笑眯眯地问我“王盛啊,这次辛苦了,等忙完咱们让老秦同志请咱们好好玩儿玩儿,好不好啊老秦?”我知道这话是说给老秦听的,便偷笑着跟谭总说道“又来了,又来了……”,老秦则心领神会地笑道“请,请,请,都请……老总们来了肯定要请,中午就给你们接风……”。

私下里老秦常跟我说虽然大家关系很好,又认识这么多年了,但是该有的礼数还是得周到,吃喝玩儿乐该有的都得有,账还得靠人家结呢。我心说姜还是老的辣,这也是做生意做人的一些基本规则。于是中午便跟老秦一起陪谭总华总他们去宾馆旁边的餐厅吃喝了一顿算是为他们接了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