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展览杂谈 > 展览纪实小说连载之《工程苦旅》 六

展览杂谈

展览纪实小说连载之《工程苦旅》 六

发布时间:2014-02-13

027 不计前嫌

毛爷爷说过人多力量大,这批工人没用几天时间就把十多套图纸的主体框架做完了,老秦笑歪了嘴,我却担心安装的时候会不会人手不够,因为底下还有十多套图纸没发过来,根据我们通常做展的经验,安装的时候所需要的工时比制作时的可能还要多,老秦却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几天下来厂里已经堆满了主体结构,老秦看着直发愁,便找我商量,说看来库房里放不下了,要不找看门儿的老寇商量一下把对面仓库也给咱们用一下,到时候给他些钱就行了。看门的老寇龇牙咧嘴拍着胸脯说没问题这里他说了算,然后立即给看那个仓库的小马打了个电话。解决掉这一大问题,老秦松了口气,下午便找到小马把事情谈好,每天什么时候开门、什么时候关门、我们什么时候把东西搬走。

晚上吃饭的时候老秦告诉我说FT巡展申总打电话来让我们接待一下那个胖女人孔颖颖,还说如果可能的话交一些单子给她做。老秦叹着老申这家伙太精了——送给顺水人情给孔颖颖,好让孔颖颖她们尽快把存放在郑州的FT展位物品发到武汉那边。我心说吃了亏上了当还要委曲求全,这也是无奈之举。

“咱们耍耍这个死女人吧?”老秦坏笑道“我让她跟你联系,就说这边有单子要做,咱们还是以这个价格给她,能做的话就给她几个做做……”

“算了还是别冒这个险了”我摇头道“他们找来找去还不是找到孙那边去,到时候做不好吃亏的还是咱们,不过既然老申打了招呼,咱们就配合一下,毕竟上次FT巡展的事情咱们对不住人家,至于孔颖颖这边就纯粹当是同行的认识和交流吧,耍人家就没意思了,大老爷们儿的跟她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第二天我们正在城东市场修工具,孔颖颖那个瘦精的“男秘”给老秦打电话说正在往这边干赶,老秦叫孔颖颖接电话,瘦精男笑说她正在开车。等我和老秦回到厂里的时候一看原来他们开的是一个破电动车,老秦哈哈低声对我笑道“特娘西皮,真会骗,跟老子说在开车,原来开的是这个车……”

“王盛,你好” 孔颖颖一副领导莅临的架势迈着粗壮的大小腿一墩一墩地向我们走过来,也不叫王哥了也不面露亲切了,我心说这女人还真是势利,她以为见着正老板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好,这是秦总”我笑着指了指秦总“和申总一样有是上海那边的”。

“你好秦总,久仰!”孔颖颖见老秦双手都拧着东西便将伸出的双手收了回来。

“你好啊小孔”老秦笑盈盈地把东西递给小雨,然后拍拍手对孔颖颖笑道“上次王盛他们FT那个巡展的项目就是我和申总的,你们来看看吧,看看我们上海是怎样做的……”。

于是我和老秦领着他们看厂房、基层、防火板面料、产品柜、成品库……,一圈儿下来孔颖颖问我“你们那防火板买成多少钱一张啊?怎么质量那么次!”“30左右啊”我笑道。孔颖颖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样子瞪大了胖眼“不是吧?我看你们这种防火板最多十七、八块”她指指我们的贴好的产品柜“早知道你跟我说一声啊,我们帮你买些便宜点的好板子……”“……”我哭笑不得心说遇到行家了,什么叫“便宜点的好板子” ?老子还没听说过十七、八块一张的防火板呢!老秦也在旁边绿着脸郁笑。

“按你说的你买的防火板那么便宜,那你们的价格怎么那么高啊?”我问道“我们从外地来人,现租场地、现买材料能做的单子怎么你们做不了呢?”

“可能你们的成本控制得好些,利润也看得低些” 瘦精男见状插嘴道“你们的很多东西都是旧的重复使用的,像这几十个接待台、还有那些旧槽钢、方管……”。

“是啊,你看你们这一来,把我们郑州市场都扰乱了” 孔颖颖悻悻地埋怨道“本来价格能接起来的。以你们的实力和规模怎么不做一手单呢?一手单利润高得多”我见老秦摇头跑去切菜便无语的笑了笑,心说这可真是癞蛤蟆打呵欠——口气不小:自己做不了也就算了,还怪市场,接一手?谁不想接一手啊?只是展览这个链条上有政府、中有主办承办协办、底下还有设计、施工,大家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本分,维持各自的利润,维持链条的平衡,才是关键,如果资金够雄厚实力够强的话再图发展也不错。

见我们不说话孔颖颖接着问了些施工问题,诸如圆角怎么造型、边子怎么收、一般的图纸怎么预算……等等,末了说进场地的时候记得通知她并帮她搞几张布展证,然后便悻悻地离开了。

“一群鸟人”老秦等她们走了才出来“真是不自量力,就喜欢吹!不懂装懂!把老子的防火板说成十七、八一张,就这还想接一手单!哎~王盛啊这个地方的鸟人怎么都是这个样子啊?”

“知道我当时的痛苦了吧?”我无奈地冲他一笑“幸好咱们这次是自己带人来做的……”

028 烂醉中秋

转眼到了中秋节,我跟老秦琢磨着把几个工头、看门的寇老头儿、看仓库的小马约到一起聚个餐。一是犒劳一下,二是谈谈做工,三是让大家稍微轻松一下,再者这么长时间以来,老秦和我始终坚持和工人们同吃一桌饭,没开过小灶,还真有点儿嘴里要淡出个鸟来的感觉。

下午4点半工人们准时下班,个个兴奋地敲碗打盆等着开饭,录音机声音照样开得震天响,汪俊还特地对着老秦摆了个“请”的姿势要来个双人舞“老头儿,老一曲儿吧~~”,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焊工小雨光着上半身拿了两个勺子放在胸前扮假三点,让我给来了张个人特写;这下可炸开了锅了,大家纷纷围着我要求照相留念。只好让他们站在旁边的沙堆里来了个一锅端,照出来的相片不是一般的恐怖:有龇牙咧嘴的、有翻白眼儿的、有正在系鞋带的、有抽着烟熏着眼睛直掉泪的……

随着录音机里飘来“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防……”兄弟们开始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划拳的、抢菜抢肉的乱作一团。看得我们几个准备出去吃饭的人直吞口水,直到他们吃完我们才赶紧安排往外撤。

饭局我们事先就定了,就在镇上的一个饭店的,进去的时候一个服务员自称本店物美价廉童叟无欺,汇聚了东西南北菜,酸甜苦辣咸应有尽有……说得天花乱坠唾沫横飞,我们一行十多人赶紧逃避瘟疫似的往二楼钻,一边回头对老板叫道“换服务员,换个说话声音小点儿没那么多废话的上来!”

上座、倒茶、递烟,然后三下五去二点了满满当当一桌菜,外加两件儿特色金星小麦啤,我则要了些二锅头和劲酒兑着喝,这还是几年前学来的——吃红焖羊肉喝二锅头加劲酒,霸气十足。

“这些天大家辛苦了”老秦等菜上齐酒倒满,推了推眼镜开始大放厥词起来“今天呢,是中秋节,本来大家都应该和家里人一起吃个团圆饭,但是因为咱们这个展比较特殊,每年都是赶在这个时候,所以我和王盛就想趁着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坐坐,吃个饭,感谢大家这些天的努力,另外呢最主要的是底下的二十多天咱们会更辛苦,所以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继续坚持……”

“废话咱们就不多说了,第一杯,咱们干了,底下随意吃随意喝!”我接过老秦的话茬儿。

“万水千山总是情,少喝一口行不行?”小雨这家伙在旁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儿把大家逗得爆笑起来。我气结,冲着老秦笑骂道“管教无方,罚酒一缸,你自己看着办吧……”

“特娘西皮~”老秦边笑边擦眼泪,然后在小雨脑袋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哪里学来的俏皮话!等会儿陪你王哥喝个痛快!要不然这个月工资你别想领了……”

“王哥,我错了,嘻嘻……”小雨嬉皮笑脸地跟我陪着不是,弄得我哭笑不得。

“来来来,天蓝蓝,海蓝蓝,一杯一杯往下传”几个工人叫了起来“今儿老板们请客,放开吃放开喝……”

酒过三巡可就乱开了,汪俊是上海工人的头儿,喝得面红耳炽的站起来走到我跟前“王哥,这杯我敬你,去年在成都咱们没喝够,今年在郑州咱们要喝够,明年去成都还是要喝够……”他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去年走之前也是这家伙把一桌领导灌得动倒西歪。最后还跑到人家厨房去嘘嘘差点儿被人爆扁一顿。

“行行行,大河波浪宽,端杯咱就干”我举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汪俊,明年到成都我好好请你喝个痛快,不过今儿晚上咱们随意就行了,明天还有事情呢……”

“特娘西皮这小子就知道给老子添乱”老秦在旁边正色骂着“汪俊,少喝点儿,明天还要办事儿呢!那几个摊位的防火板可以开始贴了,到时候给我看紧点儿别出什么问题……!”

“这叫什么话!”汪俊敬完我,一扭脸翻着白眼儿把矛头对了老秦尖叫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嫉妒咱王哥啊!你这不是扫咱王哥的兴么!正敬酒呢贴什么防火板!我还刮乳胶漆嗫……!”

“好好好,老子不管你们,爱怎么喝怎么喝!反正明天准时起床”老秦被咽了回去,苦笑着道。

汪俊又满了一杯,笑嘻嘻地举着杯子望老秦跟前凑,并装出一副情深款款的祟样儿扯着嗓子装女人上演他那老一套敬酒令“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领导到杯酒,领导不喝嫌我丑,老领导,来,我也敬你一杯!先干为敬!”去年好像也是这招“反串”把老秦灌趴下的。

“哈哈哈~~”大家都被这句“领导不喝嫌我丑”逗乐了,老秦只好硬着头皮干了一杯。

这一喝直喝得昏天黑地哭爹喊娘六亲不认上吐下泻……

等大家东倒西歪地回到宾馆的时候我看了看表,已经是1点多了。还有好几帮没出去喝酒的工人正在打牌,搞得屋里乌烟瘴气跟个地下赌场似的。只好一个个敲门示意他们早点休息。心说这帮家伙怎么打牌这么起劲儿!要是能把这股子劲儿用到工作上老子死也值了——平常一让加班就一个个要死要活的喊累,打起牌来倒精神抖擞……

带着这些怨气我半睡半醒,猛地想起今儿是中秋还没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便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老妈居然在电话那头问我是谁!兴许是酒后情绪容易激动,这话一问我热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妈,喝多了吧?我是你儿子怎么都听不出来了!中秋节吃月饼了吧……?爸身体还好么?”

老妈骂道:“你这个小兔崽子这么晚才打电话过来想吓死人啊!你爸已经睡了……”

我嘿嘿笑着将眼泪擦掉然后故装清醒地说:“太忙了刚才又在陪别人吃饭,吓人也要打这个电话要不我回去你不给我饭吃怎么办……我11月回去到时候给你们带套按摩器回来……”

“按摩器?”老妈半挖苦半关怀地数落:“你小子现在做展览估计也就能落点儿展品什么的!老大不小的人了对象也不谈一个我都替你丢人!这么长时间打电话恐怕连家都快忘了吧……?”

数落归数落末了老妈还是叫我在外面要注意身体多休息不要太累要记得多给家里打电话……

挂了电话我笑着擦掉眼旁渗出的热泪:打个电话讨顿骂心里还真是舒坦,

虽然天上没有月亮,但是这天晚上睡得特别香……

029 狗仗人势

第二天早上6点多被闹钟惊醒,睁眼看看窗外天刚蒙蒙亮想着还得出去买菜便赶紧起来去敲老秦的门,估计老秦昨天喝多了叫了半天没起来。只好叫王姐起来一会儿一起去买菜,我先去厂里把车开过来。

通往厂房的是条黑黢黢的小煤渣路,走起来沙沙地响着像踩着地雷似的让人心惊胆颤,刚到拐角处几个食品厂的女工猛不丁地从角落里钻了出来,彼此都吓了一跳像见着鬼似的大叫了起来“谁?”等看清大家都是人不是鬼,才摸了摸胸口直喘粗气儿“怎么走路的这么轻吓死我了……”

“啧啧,帅哥耶~”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听见几个小丫头在窃窃私语地对我“品头论足”,那笑声笑得我头皮直发麻心说不是遇到什么女鬼了吧?不过还是有些沾沾自喜想在地上找个水坑照照看自己是不是“帅哥”,心里正美着突然听到一阵狂吠 “汪汪汪~~”,吓得我魂飞魄散。我心说兄弟你不会是也羡慕我长得帅就来咬我吧?赶紧闪到路旁作了个拣石头的假动作——据说这招对狗特别管用。没想到这家伙却更猖狂起来,嚣张地在铁门里面使劲儿晃着脖子上的大铁链估计很想冲上来咬我几口,我见它暂时挣不开那条链子,便径直走到离它大约只有1米远的地方站了下来,然后把袖子捞开让它看看我的胳膊——看到而吃不到这估计是对狗最残忍的惩罚了。(周星驰在《鹿鼎记》里被推下牢房以后就是这么对鏊拜的),大狗见我如此不把它放在眼里愤怒得不得了叫的声音也更大更疯狂了。

“死狗!怎么连王盛都不认识了!”寇老头儿睡眼惺忪地走出来冲狗吆喝着。他骂的是狗,用的却是让我所能听懂的语言,原来是这老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借了条大狗来看门儿结果门儿没看着倒把我看着了。

人家都说“打狗看主人”我这会儿倒觉得不看主人还好,看了主人我更想狠狠打狗几棍。这狗相貌奇丑无比长得跟寇老头儿一个德性:黄黄的牙齿乌黑的嘴,松弛的眼泡螺旋的腿,这会儿正气喘吁吁地冲我龇牙咧嘴滴口水。

想起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说过这样一个真事儿:有个乞丐一天早上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女人在溜狗,走着走着这狗看到电线杆儿了,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翘了后腿就在马路上来了一堆“螺旋黄”,女人在旁边幸福地看着小狗的杰作然后小心翼翼地虔诚地用报纸把“螺旋黄”包了起来扔在垃圾筒里。那个乞丐便冲上前去破口大骂“要是你爹在床上来这么一泡你会这么对他吗……?”然后一棍子把狗打死了。

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这是个说法,但是那些养狗宠狗太过分的人,就可能连狗都不如。与其说我对狗深恶痛绝倒不如说我对部分养狗的人深恶痛绝。

如果有机会搞个宠物展的话一定把每个宠物身上都搞点病毒,让那些爱狗如命的家伙染点疾病才好。

030 严禁赌博

时间继续在忙碌中飞逝,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整个厂房满满当当堆满了各种木结构基层和主体造型。每个造型上都用纸胶带贴着客户名称、展位号、面料颜色、装灯与否等等。

这天晚上吃完饭天色尚早,我跟老秦忙着算第二天需要的材料。正算着呢外面吵了起来,原来是几个上海工人要打架,起因是这段时间打牌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赢而其他人都在输。昨天晚上有个上海工人去小地摊儿上买袜子,摊主估计见他有“赌相”便想卖一副扑克给他,并告诉他这个牌里面有“秘密”,就是每张牌通过看背后的图案就能够知道正面是什么牌,而这种牌正是他们这段时间一直玩儿的那种扑克,回来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输钱的人,这下可乱了套了,原本这些人输了钱心里就不痛快,得到这个消息无疑是火上浇油,就把赢钱的那个人围了起来,要么拿钱出来,要么打一架。

赢钱的人不管心里有鬼没鬼自然都不会服气,双方便僵持下来,眼看着就看动手;王姐急忙跑到老秦跟前“老头子,要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特娘西皮”老秦抽着烟直叹气“老子不让你们打牌,一个个不听吧?现在打出事情来了,唉……”

“出去看看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大门。

输了钱的四五个人正围着一个工人吆喝着要拿钱,要不就打架,谁的面子也不给;出老千的那个人则怎么也不愿意承认,更不愿意出钱,说谁要是打他的话他就报警。

老秦给大家一人发了只烟,平息大家的愤怒“叫你们不要打牌不要打牌,现在好了吧?特娘西皮,这个事情不要乱来;钱呢由我老秦出,你们大家谁输了多少都统计出来;不要闹事,行吧?”

“谁做错事情谁来当,凭什么要你老板出钱啊?”小汪俊比较冲动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今儿就得他出这个钱,要不然别想走人!”其他人也纷纷跟着起哄。

老秦和我把汪俊叫到旁边“大局为重!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你跟小汪俊说说,不要闹事”我也说道“是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真闹起来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你们打他,他报警,把大家都搞进去,到时候就不是钱的事情了,第一,没有暂住证;第二,咱们正在异地经营,本地税务工商部门肯定会管;第三,咱们这个单还做不做了?那么多客户怎么交代?”

“恩,这个我知道,我跟他们说说” 汪俊点了点头转身拍着巴掌嚷嚷“好了好了过来了兄弟们……”把几个人召集到一起简单说了说算是把这个事情平息下去了。正当大家都同意下来,出老千的那个人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小汪俊却在人家背后揣了一脚。这下可乱了套了,老千掏出电话就准备打110,其他人则把两个人按住不让动,电话也没收掉了,大家拉拉扯扯才把人群分开。

第二天早上老千没来上班,听说是跑去医院做检查了,还找律师出证明。中午大家聚到一起的时候就开始恨恨地骂娘了,我和老秦也觉得这个家伙太过分了,这么小的事情搞得这么三八,真TM的该挨;听汪俊说上次出差打牌这家伙也是这样,把牌藏在内裤里,被发现了没说他,现在还这样搞,估计也没脸呆下去了,所以第三天宾馆的人就说那家伙早上5点多就背着包走了,把老秦气得不得了。

回来想想还是我们这批老木工稳当些,最起码不会没有控制的赌博,出去消费,出去乱搞,都是有儿有女有家室的人了。虽然死板一点,毕竟不容易闹事;不像年轻人性格暴躁脾气冲动,弄不好就好出事。

031 草菅人命

第四天小汪俊的手就因为不小心被电刨给弄伤了老秦说看看报应来了不是便让我陪他去市六院看病。

到了医院一看人烟稀少,心说这医院生意怎么这么差。进门的时候看那几个保安跟地痞似的,心说你们要是能“保安”母猪都能上天了,便故意恶狠狠的问他们在哪里挂号,其中一个很鸟的冲我们瞪眼“不知道”,老子逼急了冲他嚷嚷“看什么看?什么态度啊这是?你们院长呢?”见我们脖子上挂着医疗展的牌牌,保安不知深浅便指了指挂号处。到了挂号处一个护士问我挂什么科,我说是电刨弄伤了手你说挂什么科。护士便把我们让到旁边的窗口说挂外科,是皮肤科,然后拿着号到101房间找A医生。

进了那房间有个中年医生正在看报,见我们进来便放下手里的报纸说A医生不在,然后给楼上挂了个电话”A医生A医生下来接客”然后挂了电话说让我们等一会儿便出去了。我看小汪俊已疼得满头大汗便去催了催护士让医生赶紧下来。

好不容易A医生下来了,一看挂号单居然说你们挂错了应该挂骨科找B医生,我一听有些生气“是你们的护士让我们挂的外科,这不是草菅人命么?”“我去叫B医生,你们重新挂号吧”A医生并不理我,而是悠闲地晃悠着走出门去。

我只好重新去挂号,见了那长相奇丑无比的挂号护士实在是有些不敢多看一眼,她居然还龇牙咧嘴的在打电话谈情说爱,把我和小汪俊看得胃里直冒泡泡。只好装恶人冲她嚷嚷“你们这医院怎么回事儿啊?还管不管人死活了啊?挂个号都会挂错,上班时间还打电话,快点儿吧快点儿吧美女要疼死人了!……”

等着挂完骨科号来到101房间,只见一个女护士在给病人看病,我把单子递过去女护士急忙的看了看然后给楼上挂了个内线叫B医生快下来,对方居然说现在没时间让病人等着。女护士一脸尴尬的冲我们笑了笑“还是我来吧”说完戴上口罩、手套,拿了镊子就来看小汪俊的伤口,就这样从我们进入医院门口到现在已经整整1个多小时了,伤口血到是没流了,是硬给捂住的。

女护士让小汪俊用拇指做几个弯曲动作,又问了问是怎么伤到的,便神情紧张的说到要拍X光,有可能伤到骨头了。然后给他用酒精消毒,让我们直接去拍。我心说这下可好,报应还真来了,那天晚上工人们打架这小子第一个出手,结果没过几天手就弄成这样了,虽然心疼老秦的钱但是还是得治啊,毕竟是工伤,万一真伤到了骨头落下个什么后遗症的就麻烦了,就领了他去拍X光。

到了拍摄室,那个医生穿着拖鞋披着白大褂,一副不知道是医生还是医死的架势让小汪俊爬在桌子上把手作成打桌球的姿势。可能是伤得有点严重,加上时间过去这么久手指都麻木了,这么简单的手势却总也作不对;医生有些不耐烦,发火说你怎么这么笨连这个起码的姿势都不会做。我顶了他一句说有本事把你的手伸出来让电刨刨一下你再给我作这个姿势看看,明明是你们医院耽误了时间导致病人病情加重你现在倒拐过来怨别人笨……医生没辙只好将就着拍了几张,收了钱说让我们一个小时以后来取。

我们俩只好又拐回101室,跟女护士说拍摄室的人要我们一个小时之后去取。女护士不相信地自言自语说怎么可能呢平常最多20分钟我去看看。可能是良心发现让我们等了这么久挺过意不去的,她便边说边往外走,一会儿拐回来说15分钟以后就可以取相片了。

我俩赶紧说谢谢护士您真是个好人你是你们医院最好的人了,长得漂亮人心又好要是个个都像您这样那我们就给你们送表扬信来了,说完就到走廊里坐着抽烟。

一个老头儿上来说让我们把烟灭掉,死皮赖脸好说歹说地解释半天说我们的兄弟受了伤抽烟止止疼,大爷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然后递给老头儿一只烟,他经不住磨就没说什么,只是说医院不让抽烟,然后坐到我们旁边休息。我笑说这不是让你上班时间抽的是给您一会儿下班钻厕所抽,大家听了都大笑起来,老头儿也把烟接下了。看到我们胸前挂的医疗展的证件就问了起来,说他们医院可能也要去参观,到时候要订货什么的,看来这次的医疗展还真不小,连这种下三烂的医院都知道消息。

15分钟以后终于拿到了X光照片,我看了那么多套展览设计的图,这张X光照片是我看过的最丑的了。那上面照的人的手骨跟鸡爪子差不多都是干柴般糁人。好在护士看了以后说没事儿没伤到骨头,你们可以放心了,然后开始给小汪俊上麻药缝伤口,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来伤口可以像缝衣服一样“穿针引线”,看得我头皮直发麻,心说幸好我不用受这种罪,要不然真会疼死过去。

好不容易把这个事情摆平回到厂房那边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正赶上工人们在吃饭就一起坐下来吃。

吃完晚饭大家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我想着一的群人跟牛吃草似的烟消化得挺快便又买了几条烟。

上楼正遇着老马便交给让他去各个房间分,留了一条给老秦,顺手敲开老刘的门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干粮来了兄弟们”老马大声叫着跑上楼去“打牌的、看电视的、睡觉的、都起来吃草了~”我心里狂笑着这帮家伙可真够搞笑的,抽烟就抽烟呗说什么吃草,不过想想他们抽烟那姿势还真够形象的。

边想边拿出一包烟来拆,老刘像看傻子似的看着我的手“怎么你每次拿了烟首先把塑料包装拆了啊?”

“哦,小时候养成的习惯~”我笑了起来“那个时候大人不是不让抽烟么?有一次我偷偷买了包烟装口袋里,在门口遇到我爸,问我口袋里装的是什么顺便伸手过来摸我口袋,一摸里面的塑料膜就响了起来,结果我被还扁了一顿,从此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买烟回来先把塑料膜拆了”

几个工人听完哈哈狂笑起来,说你这叫什么事儿啊还有这种做法的。

 

032 工人是爷

接下来就开始贴防火板了,材料是由阿德统一配置,工人只需要把尺寸、颜色和数量报给他就行了。

川工贴防火板喜欢围成团,而且喜欢用板锉锉边儿,很难改掉这个坏习惯;而上海工人则是分工明确,各人负责一部分,用修边机修边,导角也是45度的标准角。我边跟老刘他们商量了一下说明情况,所谓学到老活到老,让他们学学上海工人的好习惯。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很不适应,几个人围在一起贴,一个处理基层、一个刮面料胶、一个就在旁边等着胶干、另外一个等着板子贴好了打扫卫生,老秦看得直叹气说王盛老子不管了你自己看安排吧。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便跟几个工头儿说了这个情况,这样贴效率是低得很,而且修边和导角都有问题,咱们做东西不能光图省事,自己看得过去是不行的,这次带你们出来就是想让大家学习学习提高提高,要不人家老说咱们川工在外面受欢迎在省内就乱七八糟……然后就根据图纸分了一下工。

第二天一大早上情况明显好转,工头儿们自己根据情况按照接待台、产品柜、主体背墙、局部造型……等分了工,并且按照我和老秦说的方法贴,出来的效果很快跟前几次的不一样了。

老秦把我领到车间里,上海的工人正在刮胶贴板子,整张的防火板一字排开,几个工人速度很快,一整张板子一会儿的时间就刮完了,相比之前我们的速度,我只有叹气的分儿“速度不一样,效果不一样,看来这次没白来,这就是差距……”

“所以说工人主要还是靠管理,咱们这些当头儿的就像老师一样,你得时刻盯着他们,纠正他们,教导他们,就像那个地里耕地的牛啊,得用鞭子抽着……”老秦笑着说“其实老伍应该过来,你毕竟是做业务的,不可能什么都精通,老伍是专门搞工程的,很早就想跟他一起交流一下,看来又只能等明年了……”

“那边现在也够呛”我递给老秦一只烟,然后并肩走出厂来“听说现在老厂拆了,又在三环外面征租了5000平方左右的地,昨天打电话说周边的围墙已经起来了,他抽不开身,等新厂修好以后就好了”

停了一下,我继续说“他倒是个能干的人,又肯吃苦,不过现在的工人确实难管理,尤其是我们这批川工,在四川的时候特别难管。现在川工存在很大的问题,老龄化、老油子、没有接班人,再加上现在国家免收农业税,这些家伙的思想更懒散了,都抱着‘大不了回家种地’的思想……所以养成了不上进、责任心差、牛气、得过且过、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习惯,服务跟不上,尤其是一些收尾工作最让人头疼,还不敢说重了他们,说重了他就跟你走人”我边说边指着我们的工人“你看看,他们的年龄,再比较一下上海这批人的年龄,其实这次作为我来说还是比较满意了,跟在四川做的时候有很大改变,提高了不少。”

“唉”老秦也叹了口气“老子搞了这么多年,算是看透了,这以前的工人啊,就是驴子脾气,死倔,时刻得用鞭子抽着,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字儿:钱!你工资准时发,稍微高一点,就解决了;现在不同了,不是钱的问题,是思想上的问题,是现实问题,也是一个社会存在的普遍现场。咱们这个行业的工人不像其他的什么建筑工地啊、煤矿啊之类的,干活儿只需要出力,而且人一抓一大把;咱们展览行业的工人还是有技术含量的,现在这种技术工又少,物以席为贵,加上他们本身的素质有限,就更难管理了”

“恩,这也是个问题”我把烟头放脚底下踩灭了说道“记得以前的那些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早上七点起床干到晚上七点,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工资也不高,每天就是稀饭、油条、馒头、番茄汤加面条,一个个干得热火朝天的,还特别怕工头儿,我还曾经做过几个月呢;现在倒好,反过来了,还没做事儿先谈条件,满足了条件又做不好事情,对吃的、喝的、住的、抽的还有要求……最难的就是咱们这种了,上要面对客户或者是客户的客户,下面又要面对这些难缠的工人,一旦出点什么问题倒霉遭殃的首先是咱们,你比如扣款!客户扣咱们的钱是成千上万的扣!咱们扣谁去?只有自己认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