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展览杂谈 > 展览纪实小说连载之《工程苦旅》 五

展览杂谈

展览纪实小说连载之《工程苦旅》 五

发布时间:2014-02-13

022 职业通病

到了那就家酒吧把车停好,老秦抬头边看边骂“娘西皮什么酒吧啊?这也叫酒吧?明明是‘酒口’”我抬头一看可不是么,酒吧两个霓虹灯字在夜色下显得格外亮堂,可惜那个“吧”字的“巴”不亮了,我回头边往二楼走边爆笑起来“知足吧,没改成‘水吧’就不错了,哈哈……”然后扭脸用郑州话对孙说着“幸好不是咱展位出现这种情况,要不然就这个巴字客户就要扣个千儿八百的,哎……”

“扣款扣款,扣个椽椽~”老秦拽着半洋不土的四川话“现在的客户精得跟鬼一样,能少给就少给,能不给就不给!动不动就扣款!咱们搞展览的辛辛苦苦累死累活,一不小心就白忙活了……”

“先生几位啊?”一个穿着旗袍的姑娘笑着迎上来把我们往里面让。我一打量这小酒吧还不错,灯光朦胧、音乐朦胧、桌子椅子也朦朦胧胧,所以使人看起来也朦朦胧胧;空间不大但布局合理,中间一条通道两旁摆着位置,位置后面也是房间。可能是还没到消费高潮期所以显得比较冷清。

“俺们撒为(我们三位)”老秦又拽开郑州话了,伸出三个指头,然后特意强调着“暗十正周忍(俺是郑州人)”把姑娘逗得咯咯直笑“这位先生真幽默,您一看就是外地人,不过郑州话还说得挺标准的”然后在安排我们坐下顺手笑着把单子递给老秦“请问需要点儿什么?这上面有您先看一下”。

“这里这里,这是我们老总”老秦大笑着继续拽他的阴阳怪调“小姑娘看我看得挺准我不是本地人,不过看老总就没看准,掏钱的在那里呢!”说完用手指指我,姑娘转身把单子递给我“先生请点餐……”

“他是中俄混血儿”我接过单子边看边笑“你现在可好了,四川话会一点、郑州话会一点、普通话会一点,加上你们上海话,整一个四不象……金装小麦啤先来6瓶、酒鬼花生双份儿、爆玉米花1份儿、香辣鸡腿3份儿……另外每人一杯热的咖啡奶茶”我点完把单子递给她“其他的一会儿再说,谢谢”

“不客气,请少等”姑娘很有礼貌的笑着回了一句,转身去了服务台。

“啧啧,装模做样假正经”老秦看着我一脸坏笑“娘西皮,老子学会什么四川话了啊?不就是谭总他们现在经常说的那几句:马上马上,快了快了,一会儿一会儿……还有那个‘傻子’(啥子)、椽椽,吃个椽椽……”听着老秦的阴阳怪调我跟孙马上爆笑起来。

“这是什么做的啊?”孙摸着椅子问我,我瞅了瞅看看老秦“直径1.5厘米的原铁工艺,面料是喷塑,1.5米的双人排坐,这一张椅子市价应该在1500左右。差不多吧……?”

“哈哈哈……”老大笑起来“一群疯子,又犯病了吧?1500?干吗去买啊?咱们去家具市场租就行了,350左右一个展期,你们坐着我去‘办个恭’”说着他站起来向服务台后面的洗手间走去。

“啥?”孙一时没听明白“办公?”“哈哈哈哈……是出恭的恭,不是办公的公”我狂笑着“这是老秦自己发明的,这老小子,整天笑死人了,走到哪里搞笑到哪里,这话也只有我们听得懂,哈哈……”

“靠!”孙没郁闷死“还有这样说话的啊?真洋蛋!(郑州话搞笑)”

这时酒水和食物端上来了,姑娘动作贤淑地放盘、开瓶、倒酒,然后一声“先生请慢用”

“到啦?”老秦半摇半晃着长腿回到座位上,终于正经起来“来,先干一杯,预祝咱们合作成功!也祝咱小孙尽快上路,把郑州的新公司和业务抓起来,到时候好好合作合作!”

“中啊”孙抓了一把花生塞嘴里咯嘣咯嘣嚼起来,然后又摸着旁边的一堵形象墙问道“这个呢?”

“这个是真石漆材质做的”我伸手上去摸了一把感觉有些粗糙棘手便说道:“装修上的价格可比展览高多了,100多一平方呢,里面是水泥、砖砌成墙体,然后坯灰、刮腻子,最后再喷上去。”

“做展览的话就简单些,因为只管那么几天”老秦接过我的话:“像这种粗颗粒的真石漆一般是15或者25公升一桶,每桶的卖价大概在130左右,能喷6个平方左右,折算下来就是20多块钱一平方,再加上内部的龙骨结构、基层板、人工……起码要收到65以上才有点钱赚……”

…………………………

三人便边吃边聊,重点聊了成都、郑州、上海、武汉几个城市的展览行业,也聊到各个地方的工人队伍,再聊到往后彼此的合作和发展,直喝到晚上1点多才算了事。

023 群来群往

回到房间已经是2点多了,交代完翌日的行程老秦便回房休息,我跟孙却没有多少睡意。

“现在有多少个摊位?”孙坐在床头边抽烟边问我“下午接到好几个找你的电话,问还能做不?”

“够戗”我把现场平面图拿出来看“现在图纸已经到了10多套了,还有10多套正在改,加起来可能有28个特装。虽然面积都比较小,而且也只做主体结构,但是人员和厂房可能比较困难;郑州这边的人实在用怕了,上次麻醉展那个你也知道,那么小一个展,放成都四个人三天就搞定了,而且做出来客户还不会有什么意见!我原计划是这批人做老秦这个项目,另外的单子定下来再从成都或者上海调人,早上打电话回成都那边正在修厂,人扯不开,资金也陷进去了,还是保险些好”。

孙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问“那老严那边怎么样?厂你也去看了的,他们应该可以做一些”

我把图纸收起来说道“够戗,成本控制不下来,老严居然跟我说这边的工价要投到100块钱一天!他以为是做装修啊?关键还是工艺和安排问题,他们厂里堆的全是行架,而且他们以前主要做的是舞台和演出方面的东西,这样吧,你去跟单,让他们去签,价格合适的话就接,要不然就跟其他项目和房交会,cindy那边有几个项目你这两天去看一下现场;实在不行就先在厂里学习几天,熟悉一下材料和工艺”。

“中啊,那早点休息吧,明儿早上先到厂里转转,然后咱们分头去忙”孙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去厂里转了一圈儿,拍了些施工过程的照片,见没什么事儿我便跟老秦打了招呼上午要上网看看,因为我们带的那台新笔记本电脑只能起到开机关机的作用,据老秦说这他儿子和侄子俩一起去买的!我笑说你被儿子晃点了几千块的电脑能用无线网卡才怪!

成都那边几个朋友打来电话说11月有单要做,北京、上海、深圳几个朋友也说帮他们看看医疗展的几套图纸,顺便把这边厂里制作的情况发给他们看看。

到了“有杯奶茶”人烟稀少得可怜,老板睡眼惺忪地帮我打开电脑泡了咖啡奶茶又睡觉去了。

登陆QQ后信息如雨后的春笋疯狂地往外冒很快就把这台号称是“蹦他儿死”的电脑给冒死机了。

我的好友和群特别多,每次上线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有用的没用的信息蹦出来,估计只有我那台2000年买的电脑能够抵挡住这么多信息的疯狂攻讦——习惯成自然了。

网上好友密密麻麻,信息提示音也滴滴滴叫个不停,乌鱼这厮发过来一个“玻璃吻”然后龇牙咧嘴问我在郑州怎么样还问我什么时候去上海,我看了看他的个人说明里这家伙居然写了什么“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的鸟语估计是最近恋爱的“结晶”;我还给他一个“恶心吐”回说十一月初去让他准备好衣食住行用等着我。得到的答复是让我去死因为他女朋友十一月初也要到上海真是“见色忘友”……

哈尔滨的朋友问我“百厂联盟”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我回说这段时间比较忙那个事情就暂时搁浅了,全国各大城市的展览制作同行好像也没什么兴趣,而且大家的意见也不是很统一,最主要的是没有相关业务来带动这个联盟的形成……那哥们儿叹气说是啊市场决定一切等有好项目的时候咱们也联盟一把……

阿月说现在自己和人一起搞了个厂,去上海的时候记得一定要去找他……

成都的朋友打电话说11月有几个单子问我们来不来得及赶回去做,我让他先把图纸发过来看看。

图纸一共三套,一个是200平方的,一个是300平方的,另外一个是400多平方的。

前面两套图纸结构比较简单做工也没什么特别所以价格很快就出来了;400多平方那个展位的图纸设计得实在是有些复杂整个展位看着跟麻雀似歪歪扭扭的:钢结构、木结构、玻璃结构……,而且每块儿都是很小很小的一砣;我便跟他说了大概一个11万、一个15万、一个20万,明天让老伍去找他具体详谈,如果能定下来的话我们做完医疗展正好把上海工人带过去。

深圳的朋友发过来一套图是个36平方的双层结构,也把他们去年做的现场的图发给我,让我尽快把预算做出来如果价格合适的话就签合同。我跟他说单层36平方就是72平方,而且还有楼梯,怎么着也得要个3万多,至于3万多多少要跟老秦商量才行。那哥们儿说行吧你尽快给我答复。

接着是北京的3套、上海的7套、总共下来十多套图纸把我看得眼花缭乱直想吐……

收完图纸存到U盘我看了下我那一百多个展览群里的信息:卖发票的、中毒而不自知留个可恶的尾巴的、发黄色网站的、男女老少胡乱“称夫道妻”的……招工的、找工作的、找厂的、寻求合作的、发广告的、鬼哭狼嚎叫着“给点儿单子做”的、发祝愿的、发神经的……选了些有用的信息回复了便下了线回厂房跟老秦商量这些图纸的预算问题。

展览是个信息性极强的行业,很难想像离了信息离了网络离了交流这个行业会是个什么情况;而信息交流很大一部分是通过各种展览群来实现的,根据我一个做会展教育的朋友调查,中国目前的展览群有500多个(msn、 qq),群人数大约为3000人,这绝对是个非常好的信息交流平台,虽然在群里经常有“飞图,又见飞图”的恶搞者把图纸到处乱发扰乱市场,某些人的信誉度真假难辨,更有类似于疯狂刷屏的无聊举措,但整体而言群所产生的商业价值在某种程度上讲并不亚于通常的网络推广和搜索引擎——因为它具有公开、公平、免费、直接、及时、一步到位……的特点。

回到厂把图纸拷贝到电脑里与老秦一起预算,商量的结果是放弃:有多大脚穿多大鞋!

老秦对我说:“图纸嘛是蛮多的,咱们先抛开价格因素不说,得考虑实际情况!目前咱们手头上已经有20多个特装在做了,而且还有一部分没发过来,人手比较紧张、场地和精力也比较紧张,咱们两个人最大的精力就是能把目前手头上的单子安排完、做好,去年在成都做的那次你也知道,那家公司拍着胸脯保证说没问题没问题,结果搞到最后鸡飞狗跳的大家都交不了差……!”

025 押车惊魂

板材装好车我跟老秦分头回去,我跟运输车走,老秦开车去不锈钢市场定架子。

老朱这家伙居然找了个三个轮儿汽车,满满当当堆了一车看着就像要倒的样子,司机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倒了算我的,还专门抄小道走,坐在上面左右摇晃晕头转向不说我还时刻得做好跳车的准备。我心说娘西皮你个死老朱下次老子叫你自己押车让你也尝尝这滋味儿。心里正骂着司机突然一个急转弯,三个轮儿就只有两个轮儿着地了,差点儿把我吓个半死。司机回头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我,咧开嘴嘿嘿笑着说兄弟不好意思我想超前面那辆面包车。我哀求说大哥你还是悠着点儿吧咱三个轮儿的就不要学人家去飙车了。心说超你老母你怎么不选个宝马去超,害得老子心都快跳出来了。

好在这个车还是在11点准时安全地抵达厂房,我赶紧连滚带爬从副驾室跳出来稳定一下情绪。

“卸货喽兄弟们”平息片刻我站在门口冲厂里吼了一嗓子,嗡嗡的机器声缓缓停了下来,从滚滚木灰中钻出来一大群“面目全灰”的泥人:“卸什么货?卸什么货?”看了半天才看见原来是这么大一车板材个个都吸了口冷气“这么多……”我跟老彭老刘打了个招呼:“安排卸车吧卸完吃饭。”

“倒倒倒~”一大群人把门口收拾了一下便七嘴八舌的做起交通指挥让司机把车倒到厂门口去。

“好了好了别倒了快撞上了……”忙乱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接着只听到“砰~”的一声——车屁股把铁门撞了个大坑,司机听到动静赶紧刹车下来看车子有没有碰坏。

“叫什么叫就在这里卸!”我上前一看幸好板子没碰坏,便苦笑不得地冲人群叫“哪个是结巴?哪个是结巴?格老子到了还在喊倒!”“哈哈哈……”工人们狂笑起来,然后开始往厂房卸板子。

毛爷爷说人多力量大不到半个小时时一大车板子已经卸得一干二净。

我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谢谢了伙计,下次你还是自己送过来吧开车注意安全小命儿要紧!”

“放心吧哥~”那家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冲后面一摆手“俺开车十多年咧,大货车小轿车都开过,从来没出过事儿,你看,俺妞儿还在车上睡着呢能不小心……?”

我把头往车后一看吓了一大跳,可不是么!还真有个4、5岁的小姑娘正伸着小脑袋往我们这边看呢,睡眼惺忪脸上花里胡哨而且好象还有一道伤口。老彭一看伸了手在她脸上轻轻摸了一把笑眯眯地问道“小妹妹,你这脸是怎么划伤的啊?”“坐俺爹的车碰的……”小姑娘缩了缩脖子回答着。

“嘿嘿,意外,纯属意外”司机见我一副快要晕厥的样子便憨憨地笑着钻进驾驶室“有事儿打电话呗哥俺先走咧!”我哭笑不得地目送他们出去心说TM的早知道后面还有个小姑娘打死我也不让这家伙送。

转身走进厂里看了看,几十个人干活儿的速度就是不一样,半天时间基层就把厂房的一个角堆满了,照这个速度7套图纸的主体5天就可以搞定了。看看表已经快12点了,工人们也已经吃过饭陆续的回旅馆休息。我跟老刘交代晚上提前下班过国庆,记得跟大家说一声,下午就早点过来上班。

024 胸有成竹

早上六点起床到厂里取了车接上老秦王姐去买菜,吃完早饭拐回旅馆工人们已经坐在床头等着排工。

我把图纸递给老彭老刘“一共7套,有的跟去年的一样,面积都很小,但是要安排好,上午该放样的放样该下料的下料,尺寸和面料有不清楚的地方用笔记下来晚上下班前跟老秦对一下,也可以打电话给我,一会儿我会跟老秦去把大批的基层材料买回来。所有的材料由领队统一到仓库领取,工具都规放到位。”

然后每套图纸交代了一下细节,什么地方要装灯、藏线、怎么藏线、藏多大规格的线,什么地方贴什么颜色的防火板、什么地方不贴防火板、什么地方要装双面灯箱单面灯箱、灯箱规格多大厚度多大、什么地方要用钢结构做内骨架、什么地方内部要留够间距……等等,然后便带着他们一起去厂里。

木龙骨和基层板材是在老朱那边买,这家伙长得五大三粗憨厚结实,眼睛小小的却炯炯有神,说起话来瓮声瓮气,手掌粗大有如熊掌,一看就是个粗中有细的精明角色。

“秦总,王哥,你们来了?”我们刚下车老朱便拽着地道的郑州口音迎了上来 “今儿不忙了?还是又要进什么材料?”然后伸着大手递上香烟把我们往铺子里面让,并冲里面嚷嚷“那谁小李快倒水秦总和王盛哥来了”我心说这家伙倒挺会做生意的,明明老子比你还小叫什么哥啊,问话也挺有水平先问今天忙不忙再提买不买材料,招待起客人来也让人觉得宾至如归。

老秦冲我窃笑着低声说“厉害吧?生意精!”然后抖着两条长腿大模大样地走进办公室坐下来。

老朱也笑着坐在椅子上点上烟“厂里进展咋样了?都顺利吧?”一个小伙子递给我们两瓶饮料。

“还行啊,就是你上次给我送的板子问题不少啊”老秦一副受害不浅的样子苦笑着“让你送个九厘板吧里面都是空的,中密度板也有一部分不合格的,回去让我们老总骂得狗血淋头的,好在最后还是换了过来,18的板子倒还可以”我心说打一巴掌再给颗糖吃,这是女人们买布料或者是衣服的时候惯用的伎俩,挑三拣四、东拉西扯不是说布料不耐脏就是太耐脏没有时尚感,不是针线眼儿太密不透气儿就是针线眼儿太疏太容易透气儿,你永远也把不准她们想要什么样的东西,老秦运用起来倒是得心应手。

“咦~秦总,真是不好意思”老朱拍着胸脯对天发誓“上一次那真不是俺的错,那是厂家发的时候搞错了后来我把他们一顿好骂!你放心,以后你要的货每次我亲自把关,保证不会再出现类似现象!”

“呵呵呵呵”老秦往上推着眼镜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嘛,我跟我们老总说了,那是个意外,咱们老朱同志也知错能改及时调整了,人也挺不错蛮实在的,所以嘛,今天还是在你这里买……”

我把昨天整理的单子递给老秦老朱“这上面是材料的数量、品种和规格,你安排人装车吧”

“木工板320张、18多层板80张、12中密度纤维板130张、九厘板110张……”依次对完数量和板子的规格,老朱马上站起来又递上烟“你们少等,我马上安排装车”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厉害吧?咱们老秦做事情……”老秦洋洋自得冲我笑着“咱们是大买主,到哪里买都是买,像这种家伙你就得点点他,时刻提醒提醒他,这样价格也下来了,板子买回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对吧?”

我笑着把刚接到手的两只烟递给他“再转几圈儿咱们就不用买烟了,姜还是老的辣,哈哈……”

“对嘛”老秦也哈哈大笑起来“你自己看看,跟着咱们老秦好处多吧?又是饮料又是烟,而且人家老板还客客气气的,哪像到你们成都,你小子水都没给我喝一口,哈哈哈……”他又揭我伤疤。

“得,改明儿你到成都了我找条河让你喝个够,老跟我提这岔儿”我正喝着饮料差点儿没喷出来“请请请,晚上咱们去吃烩面行了吧?今儿不正好是国庆了么?王姐也一直唠叨着没吃着郑州烩面”

“那怎么行呢,今天晚上咱们哪里也不能去”老秦摇摇头“咱们不能开小灶,现在现在这些工人,不好伺候。咱们要是出去哪怕吃碗烩面,人家心里也会有想法,你是老板又怎么样?老板就该比我们吃好些喝好些啊?这样会影响士气滴~~”“那倒也是”我也叹了口气“还真是这样的情况,以前人家跟我说做员工的是大爷做领导的是孙子,当时还没那个体会,现在自己带这么一帮子人出来,还真是有点当孙子的感觉,嘘寒问暖的伺候着,一不小心还给你闹情绪……”立场不一样想法也不一样。

“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先看看板子装好没有”老秦站起身带着我往外走。

老朱正热火朝天地招呼工人从库房出板子,我和老秦上前看了看确实不一样,看上去色彩纯正、摸上去双面平整手感舒服。让他们从车顶扔下来一张“啪”的摔在地上听听声音,十足的实心儿料;再捞下一张九厘板手起脚落喀嚓踹下去,扳子从中间披开,里面没有半点杂质,看来这次老朱没玩儿虚的。

“这次你放心,全是好料,价格还公道”老朱贼眉贼眼地看看四周然后压低了嗓门儿冲我和老秦笑“可别跟别人说是这个价卖给你们的,我这是给关系户的,秦总你要一张是这个价要100张也是这个价!”

我心说老朱这家伙做生意真是精到家了,自编自导故意演这么一出双簧,生意做成了人情也交上了真正的皆大欢喜。老秦笑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好,不错,这次的板子蛮好的。”

然后扭脸对我说“走吧,咱们先看看防火板和胶水,等装好了再过来结帐。”

“中中中你们去忙着吧装好了我给你们打电话”老朱给我们做了个各忙的抱拳手势继续忙活者。

“这样就对了嘛”老秦边走边说“做生意赚钱多少是一回事情,最主要大家开开心心地把事情做了”

“是啊”我看看表已经10点多了“咱们得快点儿,看完胶水、防火板、直钉和马钉还有五金配件就赶回去,要不下午工人们没事儿做,今天又是国庆,还指着给他们提前下班呢。”

“特娘西皮,每年秋季全国会都赶上好时间”老秦瞪了我一眼笑道“今天是国庆,10月6号是中秋,在这里过双节,老子亏大了,早知道让你们晚过来几天,哈哈哈……”

“五金和钉子早就买好了,是上海带过来的”老秦回答“现在就看防火板和万能胶了”

防火板和万能胶一个月前我们就看好了,价格也是定好的,是在隔壁在老周铺子上选的。

除了生意人通有的精明以外,老周长的没什么特点,说话低声细语走路慢条斯理。见我们上门边主动迎上来递烟上茶。我跟老秦碰了下眼神苦笑了一下,心说看来这烟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宝石蓝200张、海军蓝50张、象牙白150张、灰色的80张、中国红120张、金宫紫30张、打孔铝塑板15张……”老周拿着单子对照着我们拿的色卡样品一一开单,然后抬头问“用哪种胶啊?”“这种黄桶装的怎么卖的啊?”老秦拍了拍旁边的一种黄色包装的万能胶水。

“145块”老周走过去拧了一桶下来“12.5公升保够,干得快、粘性强、气味儿淡,每桶可以贴8~10张防火板,大不家装都用这种胶,销量特别快……”

“先拿一个桶回去试试,行了我再打电话让你们送,估计得要100多桶。”老秦指了指地上的小桶“另外刷子和滚筒也选几个回去,跟我们的其他东西装一个车吧……”。

025 押车惊魂

板材装好车我跟老秦分头回去,我跟运输车走,老秦开车去不锈钢市场定架子。

老朱这家伙居然找了个三个轮儿汽车,满满当当堆了一车看着就像要倒的样子,司机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倒了算我的,还专门抄小道走,坐在上面左右摇晃晕头转向不说我还时刻得做好跳车的准备。我心说娘西皮你个死老朱下次老子叫你自己押车让你也尝尝这滋味儿。心里正骂着司机突然一个急转弯,三个轮儿就只有两个轮儿着地了,差点儿把我吓个半死。司机回头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我,咧开嘴嘿嘿笑着说兄弟不好意思我想超前面那辆面包车。我哀求说大哥你还是悠着点儿吧咱三个轮儿的就不要学人家去飙车了。心说超你老母你怎么不选个宝马去超,害得老子心都快跳出来了。

好在这个车还是在11点准时安全地抵达厂房,我赶紧连滚带爬从副驾室跳出来稳定一下情绪。

“卸货喽兄弟们”平息片刻我站在门口冲厂里吼了一嗓子,嗡嗡的机器声缓缓停了下来,从滚滚木灰中钻出来一大群“面目全灰”的泥人:“卸什么货?卸什么货?”看了半天才看见原来是这么大一车板材个个都吸了口冷气“这么多……”我跟老彭老刘打了个招呼:“安排卸车吧卸完吃饭。”

“倒倒倒~”一大群人把门口收拾了一下便七嘴八舌的做起交通指挥让司机把车倒到厂门口去。

“好了好了别倒了快撞上了……”忙乱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接着只听到“砰~”的一声——车屁股把铁门撞了个大坑,司机听到动静赶紧刹车下来看车子有没有碰坏。

“叫什么叫就在这里卸!”我上前一看幸好板子没碰坏,便苦笑不得地冲人群叫“哪个是结巴?哪个是结巴?格老子到了还在喊倒!”“哈哈哈……”工人们狂笑起来,然后开始往厂房卸板子。

毛爷爷说人多力量大不到半个小时时一大车板子已经卸得一干二净。

我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谢谢了伙计,下次你还是自己送过来吧开车注意安全小命儿要紧!”

“放心吧哥~”那家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冲后面一摆手“俺开车十多年咧,大货车小轿车都开过,从来没出过事儿,你看,俺妞儿还在车上睡着呢能不小心……?”

我把头往车后一看吓了一大跳,可不是么!还真有个4、5岁的小姑娘正伸着小脑袋往我们这边看呢,睡眼惺忪脸上花里胡哨而且好象还有一道伤口。老彭一看伸了手在她脸上轻轻摸了一把笑眯眯地问道“小妹妹,你这脸是怎么划伤的啊?”“坐俺爹的车碰的……”小姑娘缩了缩脖子回答着。

“嘿嘿,意外,纯属意外”司机见我一副快要晕厥的样子便憨憨地笑着钻进驾驶室“有事儿打电话呗哥俺先走咧!”我哭笑不得地目送他们出去心说TM的早知道后面还有个小姑娘打死我也不让这家伙送。

转身走进厂里看了看,几十个人干活儿的速度就是不一样,半天时间基层就把厂房的一个角堆满了,照这个速度7套图纸的主体5天就可以搞定了。看看表已经快12点了,工人们也已经吃过饭陆续的回旅馆休息。我跟老刘交代晚上提前下班过国庆,记得跟大家说一声,下午就早点过来上班。

026 欢度国庆

老秦12点半才回到厂里,下了车边走边骂“娘西皮老子又被人耍了”原来他去定一个不锈钢骨架,对方答应前天给他回话,结果他今天跑过去对方不但说没做预算而且连图纸也搞丢了。

“王盛啊,你说说看”老秦坐在办公桌前边吃饭边跟我诉苦“我老秦是不是不好打交道的人?老子跑遍大江南北还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虽然东西是不多,但是你最起码给个价,能做就做不能做咱们再想办法,这下可好,他妈的几天时间没做预算!还把老子的图纸搞丢了……哎~真的是没有语言了,这个地方的这些鸟人真的不能打交道,个个都是这个样子……”

“真的是这样”王姐也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就连那个骑三轮车的人都不讲信用,明明说好了多少钱,结果到地方了就往上给你加钱,你说气人不气人!”

“不要生气,先吃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给老秦倒了杯水安慰他。

“老子不管了,以后每天咱们一起出去,你会说本地话,你去跟他们交流”老秦瞪了我一眼。我苦笑道:“行行行我去我去,谁再乱来咱告他去……”心说我招谁惹谁了这是?

下午一切照计划进行着,到了4点半准时下班庆祝国庆。

上海的工人把自己带的录音机音响开得震天响,木工们拿着木龙骨相互追赶着,焊工小雨别出心裁地在地上焊了个中国的“中”字,油漆工在大门上用银粉漆喷了“命苦”两个字,老秦笑着大骂你们这些败家子吃老子的用老子的每个月还给你们发工资,你们却把老子的东西拿来喷“命苦”,老子才命苦呢!

开饭的时候上海的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我们的工人则比较安静。

“看看,这就是差距”老秦笑眯眯的端着酒敬我“年轻人与咱们这些老年人的差距”我知道他说的是两批人马的年龄差距,上海这批工人年轻、有活力、有朝气,而我带的这批川工却严重老龄化、死气沉沉、没有一点活力。我尴尬地笑着“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好,年龄大有年龄大好处,是吧?各有所长!像咱们,你老我年轻,还不是一对儿最佳排挡?哈哈哈,国庆快乐!干杯……”

“你小子!”老秦呵呵笑着回道“算你说得有理,国庆快乐,干杯……!”

没有烟花,没有爆竹,没有香槟,没有张灯结彩,没有与爱人共享,没有与家人团聚……只有录音机里里传来的阵阵凄凉的歌声“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过了多少年华,春天的小草正在发芽,又是一个春夏……”

一直折腾到晚上9点多大家才终于疲倦的散去,洗澡的洗澡去了、打牌的打牌去了、上网的上网去了、打桌球的打桌球去了、没喝够的则去了酒吧……剩下我跟老秦、王姐、小雨三个人。

“老头儿,我要去上网,但是不想掏钱,嘿嘿……”小雨嬉皮笑脸地对着老秦坏笑。

小雨是焊工,年纪很小才20岁,长得比较英俊帅气有点像林志颖。老秦红着眼笑骂“上网?不行,陪老子喝茶去,你王哥请客”然后扭脸看着我:“你没什么意见吧?”。王姐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一群无赖怎么绕来绕去绕你们最后绕人家王盛身上去了啊?”

“我能有什么意见?咱们就去‘有杯奶茶’,那里可以上网而且不用花钱”我捶了老秦一拳笑道。

一群半醉不醉的人走进“有杯奶茶”把人家吓了一跳,大家要了个包间坐下,服务员是个小姑娘十七八岁长的比较水灵,大家要了喝的小雨便跑去上网结果发现位置已经被占完了,服务员便笑着说少等一会儿就有人离开,那时就可以上网了。老秦笑说小雨你小子赶紧求求小姑娘让人家帮你混一个位置,小雨这家伙居然十分害臊羞红了脸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把大家逗得开怀大笑。

“不错,小雨挺好的”我由衷地对老秦说“年轻,肯干,又能吃苦!可以好好培养培养”

老秦也笑着以慈祥的眼光看着小雨“他跟我儿子一样大,让他叫我声干爹这小子还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来,坐下来喝,站在那里成什么样子!”

小雨咬着吸管腼腆地笑着坐了下来“我才不叫你干爹呢,我就叫你老头儿,这不挺好的!”

“就是,别叫他干爹”王姐也一副悻悻的样子“王盛你都不知道老头儿对他儿子,那真是跟皇帝似的,一副眼镜几千块钱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了,买台电脑也是一两万!在家里说要什么就买什么,你再看看他自己!做了这么多年展览,全国各地到处跑,每次出来都是这几身衣服!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不舍得花,真的是有点虐待自己……”她边说边掰着手指数落老秦的不是。

我扭脸看看老秦,还是去年到成都的时候那身衣服,上面淡蓝下面深蓝衬双牛黄色皮鞋。我笑着说“这是勤俭节约,上海男人的优良传统,再说我觉得穿什么并不重要,只要自己觉得舒适就行了”

“对嘛!我一个老头子穿那么好干什么啊?年轻人穿漂亮点还可以去泡泡小姑娘,我一个糟老头子穿给谁看啊?咱们是实在人,我这身衣服怎么了?这是我的象征!”老秦嘿嘿地笑了起来。

“泡泡小姑娘!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你底下那群人个个都是月光族”王姐一脸鄙视地笑着“王盛你都不知道,那帮家伙每天晚上不是去上网就是去溜冰打台球或者是唱歌,另外干点儿什么就不知道了!每个月最后剩不下几个钱,也不晓得攒点儿钱,过几年要结婚带孩子要养家糊口……”

“嘿嘿,要说省钱还是得说咱们王盛厉害”老秦推了推眼镜儿把矛头转向了我“特娘西皮老子去成都水都没喝到一口,到郑州谈事情也是老子出钱请你吃饭,哎~~,还是我老秦命苦啊!”

“得得得,别老翻旧帐!”我差点儿没把饮料喷出来“大不了过几天中秋我请你,再说咱不是没钱么!”

……………………

天南海北的侃到12点多才罢嘴,安排好第二天的事情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